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清纯唯美
暴力制服
欧美色图
动漫卡通
自拍偷拍
小说系列
家庭乱伦
都市言情
校园春色
古典武侠
性爱技巧
另类小说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8mm5.com

  第一章  初学

  「所以……这是谁忘在寝室裏的书呢?」

  连鸢慵懒的倚在床沿,像是波斯猫一般的苍青色大眼睛细细眯着,娇嫩细长
的玉指轻轻翻过纸页,简单的动作由她做出却透出种优雅的感觉。

  明明是和其他女孩一般无二的学院制服:深蓝近黑的百褶裙,裙角堪堪遮住
大腿,露出一截少女雪白的肌肤,而在这宛如凝脂的绝对领域之下,则是女孩尤
其喜爱的长筒黑袜,不薄不厚,微微透肉,之上,是颇给人以一种青春和清爽感
的白色衬衫,单排扣,係着小小的鲜红领结,上有浅白色的斑点微作装饰,凸出
一些些少女风的可爱。但当阳光透光窗户,洒在这位浑然天成的美人半边身上时,
却仿佛借着温煦,格外偏爱于少女的神明与她披上了一层神圣的外衣,令其高贵
到无以複加,仅仅只是远望,就令人明白何爲终极的美丽,仿若真正的维纳斯再
世。

  无比剔透的肌肤,宛若刚剥壳的鸡蛋,白嫩的无一瑕疵,就连那细微的绒毛
都成了画龙点睛之笔般的存在,增添了少女的一分人气,使她不至叫人将其误认
爲是一副完美的画作,留待搭配恰好的五官,小小的鹅蛋脸儿,组成了一个误入
凡间的精灵。她是带着春天而来的,所有见到连鸢的人都是如此的爱她,就像是
她身上满溢的褒奖之词一样,她本身也是一样的优秀。

  最受爱戴的学生会长,学院之花的首席,品学兼优的校园榜样,还精通各种
音律。她是如此的耀眼,如常人所想,她所匹配的一切也应当是咏唱诗歌一般,
无暇而充满了高尚的气息。

  在不相识的学弟学妹眼中,连鸢有点不接地气,这个印象确实不算太错,因
爲熟悉少女的人都知道,少女有着和她自身的出色一样骄傲的性格,对各路学神、
帅哥的追求不假辞色,冷淡的就似高岭之花。

  如此种种,连鸢几乎成了一个在他人印象裏完全和俗世有些分离的精神寄托。

  而现在,他们共同的女神正抛掉了往日裏在人前一刻也不肯放松的仪态,懒
散的在床上练习起了阅读。若是如此,倒还算是女神不爲人知的一点小可爱,但
如果细看起书籍封皮上的书名,却颇有些人设崩坏的感觉,因爲这书名起的实在
是有点叫人难以啓齿,常人也只会把书压在书柜的最底部,最好还要拿点杂物遮
盖起来,因爲这书名叫作——《终极的猎豔手段:教你从零开始成爲一名合格的
心灵猎手》「是一本一眼就能引起畸念的书啊。」

  当连鸢完成自习课,回到宿舍,在寝室门口发现这本书时,她也觉得惊讶。
但出乎意料的是,这位外表完美,品行端正的女孩竟然丝毫没有脸红,反而饶有
兴致的捡起书本,翻开看了起来。

  不是猎奇,也非是单纯的满足好奇心,仅仅只是兴趣使然罢了。

  没有作者,连鸢也没有在简陋的书页上找到任何关于出版社的信息。

  不过不管怎麽说来,它确实不像是这位才刚上高中三年级的大小姐会读的书,
毕竟除了某些心底裏藏着点阴暗小心思的龌龊少年人,因爲荷尔蒙的发酵而会一
眼相中这本读物以外,「正常」的少女都不应当和它産生交集。

  当然,得是「正常」的少女。而恰好,连鸢属于那种不怎麽正常——或是在
旁人眼中,过于耀眼的女孩。

  毕竟她出生高贵,就像是她现在就读的这所曆史悠久的私立学院,就不是一
般人可以负担的贵族学校。那高昂的学费阻挡了一大部分自然人的涌入,使得学
院的结构变的相当自由。

  有钱、有权人的子嗣和天才们组成了学院中的基本部分——学生。配套的设
施和配备的工作人员也跟随着他们的地位而变的充满了艺术而又昂贵的气息。

  连鸢啊,她有着无人知晓的怪癖,或是说「性癖」。

  也许是过于顺风顺水的人生太过无趣。连鸢大小姐从初懂两性开始,就对很
多禁忌的事项有着极强烈的兴趣,也许正是因爲禁忌的关係,她对大人们的约束
格外的有着挑战欲望,越是不允许的,她越是喜爱。

  比方说,窥淫癖。

  再比方说,她有着一点点受虐的体质。

  当然,这些爱好连鸢是绝对不可能与人分享的。少女是相当骄傲的人,哪怕
是堕落,她也当是高高在上的凤凰,应以施舍的态度去做布施,而非受制于人。

  正巧,催眠完全满足了少女的生理及心理上的需要。

  她翻阅着书籍上的描述和手法,感觉并不困难,甚至无需练习,她就能在脑
中与模拟的假人发生交互,一步步的用空想去实践自己的言语及手法,显然,在
催眠一道上,连鸢是有天赋的。

  她微微一笑,暗自心想:因爲我连鸢能把一切都做的很好,小小的催眠当然
也难不倒我。

  而就在连鸢暗自心喜时,宿舍的门被突然推开了。这叫懒在床边的大小姐顿
时有些措手不及,她做贼心虚的赶忙把本子放在一边,装作正在整理头发一样的
梳理发尾,边朝门的方向看去——

  是自己的室友,一位同样身着学院制服,只在袜子的顔色和样式上与自己有
所区别的年轻女孩:

  「哎呀,阿钰,怎麽都不敲门呀。」

  女孩姓陈,名唤箐钰,是连鸢在学院裏的双人宿舍中的唯一室友,她俩从初
中起就一起同住,算是关係很好的闺蜜。

  面对连鸢略带埋怨的娇嗔,箐钰表情则变的有些奇怪,她反身带上门,微带
惊讶问道:「小鹰儿,以前我也是不敲门的呀……」

  小鹰儿,是闺蜜对连鸢的爱称。而连鸢也自觉自己的态度略有不对,有点反
应过度的意思,赶紧把书偷偷塞进一旁的枕头底下,一边扯开话题:「说起来,
阿钰最近有去图书馆借书吗?」

  「借书?」箐钰稍一回忆,回答道,「没有啊,最近我都忙着去校医室帮忙,
有一个星期没去过图书馆了。」

  说着,女孩换下脚上时刻锃亮的黑色小皮鞋,着白丝连裤袜的两条纤白玉腿
交错着走进了一旁的盥洗室。

  而连鸢凑近墙壁,听了一耳朵盥洗室裏传来的水声,在抱着庆幸躲过一劫的
时候,却突然想起了刚才闺蜜话中的奇怪之处:「校医室?阿钰你去校医室做什
麽,那儿人也不多呀,林医生我看平时还挺空的。」

  「不忙吗?我觉得挺忙的,每天回来我都觉得有点脚累。」

  隔着一层薄墙,盥洗室裏穿出女孩略带嘶哑的嗓音,好像听着确实蛮劳累的。

  但是不对……

  直觉告诉连鸢闺蜜的状态很奇怪:「校医室一天也接待不了几个学生……有
什麽事情可忙的,我怎麽不知道?」

  她下意识的想到了刚才阅读过的书籍上。连鸢伸手探入枕头底下,抽出书本,
循着自己刚才阅读过的部分,继续翻过几页后,突然发现裏面还夹着一张便签,
上面用黑色的写字笔清晰的手写着:

  燕奴:关键词「淫娃母狗」,第一层次(划掉),第二层次(划掉),第三
层次

  月奴:关键词「精液中毒」,第一层次(划掉),第二层次

  青奴:关键词「丝袜足交」,第一层次

  下一个目标:鸢奴。

  「这是什麽?」

  连鸢的眼底有光闪过,借着这些简单又粗俗的词彙,她顿时联想到了某些不
太好的场景。

  难道阿钰被林医生催眠了?

  联係到青奴后的关键词「丝袜足交」,连鸢眼珠那麽微微一转,便蹑手蹑脚
的走到了闺蜜刚换下的小皮鞋的旁边,先是肉眼观察,再是用手轻试……

  糟糕……

  连鸢收回手指,看着指头上沾染的,不知名的略带黏性的液体。她心中的猜
测愈发朝着深渊滑去。

  少女朝着关着门的盥洗室看了一眼,不动声色的返回床边,拿起书本,本还
有些不甚在意的阅读态度立时间变的格外认真起来:

  「根据书上所写……」

  「催眠的层次被该书的作者分成了三个层次,分别是浅层、深层以及人格操
纵。」

  「浅层的催眠代表着被催眠者已经被植入了最基本的催眠进入信号,也就是
所谓的关键词,在浅层的状态下,被催眠者可以表现出一定程度上的服从,一些
简单的,类似普通的肢体动作或是心理暗示可以作爲该层次的主要催眠手段,但
逻辑较爲複杂的命令则难以执行。」

  「而且在浅层次的催眠中,被催眠人无法依据指令做出和自己本身三观或是
感情强烈抵触的行爲,如果强行下达,则有可能使被催眠人惊醒,且应当每隔最
少三日的时间对被催眠人的浅层影响加深一次,每次不低于三十分锺。」

  「若经过多次浅层催眠的加固及深化,按书上所写,应该在六到七次左右,
被催眠人就会进入到下一个层次,也就是深层。到了深层,那麽给予被催眠人的
大部分指令都可以施行,而不会受到反抗,除了改变被催眠人最基础的常识以外,
深层次催眠已经可以完成大部分的身体操纵,但仍无法令被催眠人在摆脱失神状
态的情况下,下达催眠指令。」

  「最后一个,则是被作者称爲人格操纵的层次。在这个层次下的被催眠者,
按作者的原话来说,就是任其鱼肉,哪怕是在被催眠者的清醒状态下,被催眠者
也无法摆脱催眠指令,可谓是清醒状态下的催眠,被催眠这的肉体完全被控制,
且根本无法摆脱和解除。」

  「还好,还好。」

  连鸢吓的连连拍动自己的小心髒,连自己C罩杯的胸部都被少女拍的一阵颤
动:「如果便签纸上写的没错的话,阿钰应该只是被催眠到了第一层次,如果以
我之才,仔细研究一下催眠手法的话,帮助阿钰解除催眠应该不是问题。」

  想到这儿,连鸢赶紧回忆起最近箐钰去往校医室的频率,大概也就是二周之
前,半个月的功夫……

  「还差一次了……」

  连鸢的手指不自觉的攥紧了手中的书页:「我得尽快。」

  虽然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但在没有任何的成功案例之前,连鸢还是害怕自
己打草惊蛇。

  毕竟看便签纸上的信息,林医生催眠的猎物不是一个两个了,他一定是个经
验成熟的心灵猎人。如果不小心让他看出阿钰的状态不对,而我又没有一次就成
功的解除掉阿钰的催眠,那麽事情就大条了……

  起码,现在的情况还是敌在明,我在暗。

  想到如今的形势,连鸢的心情莫名有些兴奋。她觉得自己好似在成爲一个阴
影中的英雄,在黑暗中拯救世人,明明实力强劲却依旧不爲人知——低调而内敛。

  想到自己未来的二重身份,明面上的高岭之花,清冷女神,另一面却是校园
的无声守卫,一个心灵大师,连鸢不禁乐开了花。

  她甚至傻乐着学起电影中的超级英雄一般,举起小手作手枪状,语气低沈的
说道:「束手就擒吧,犯人。你在学校中犯下的一切罪恶,由我来惩戒。」

  「砰~ 」

  连鸢小嘴轻开,仿佛真的吹散了枪口上的火气:「太帅了!」

  少女快乐的用十根手指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脸,回过味来,又觉得有丁点儿
的羞耻:「哎呀,哎呀。」

  她偷偷的再次把书藏进了枕头底下,回身看了一眼依旧紧闭着房门的盥洗室,
心中默念:「别怕,阿钰,我一定会来救你的!」

  于是乎,在心中下定了决心的欢快少女行动力超强的穿上了自个的棕色小皮
鞋,跑出宿舍来到了图书室的门口,随便找了本书坐下,借着立起的书本,她开
始偷偷观察起图书室裏的来人,準备挑选一个看起来比较容易成功的目标,也是
自己第一个练手的对象。

  「嗯~ 这个妹子不错,好像是叫……苏什麽来着……啊,忘了,算了,等会
叫不出名字可尴尬,换一个。」

  「咦,这不是安学妹麽。」

  左顾右盼间,连鸢忽然发现了一个熟人。

  她赶紧夹起书本,快步走到了学妹的身旁,悄悄坐下。

  安馨看了一眼连鸢,眼底有一丝喜色闪过,但她也是胆小的性子,并不敢奢
望和这个完美的学院偶像搭话。

  两人安静的坐了一会,却是连鸢有点按奈不住。

  不过又不能破坏自己高冷的人设。

  该怎麽开口呢?

  连鸢有点儿纠结。

  「咳咳。」

  连鸢低头掩饰的捂嘴轻咳两声,看向安馨正在看的书,貌似无意的把手中的
钢笔碰掉在了地上。

  两人迅速的同时低头,连鸢立即便刻意的放慢了一点速度,只来得及把指尖
触在安馨的手背之上……

  后者触电一样的抖了一下,故意侧过脸去的脸颊两旁立时泛起火烧云似的绯
红。

  「谢谢学妹。」

  眼见着安馨满脸通红的把钢笔拾起还回,连鸢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啊,小事而已,学姐不用这麽客气的。」安馨有点受宠若惊。

  而随着话题的打开,两人间刻意在图书馆中压低的聊天节奏很快就被连鸢给
掌握在了手中。

  ……

  大约聊了五分锺左右,在图书馆内如此安静的环境下,哪怕仅是窃窃私语,
也十分惹眼。在背上灼热的视线越来越多的情况下,两个女孩都很有默契的提出
换个地方再聊的想法。

  安馨是不愿放弃和学姐交好的机会,她很早就对连鸢有着极强的好感,早就
想着与这个完美学姐做朋友了。而连鸢自然是有着自己的计划,现在所做的一切,
都只是预设好的陷阱,而已经步入网中的猎物,显然还没有陷入危险的自觉。

  出乎意料的顺利。

  两人来到了专属于学生会长的办公室内。这裏是连鸢作爲学生会长的专用房
间,没有任何人可以在没有经过连鸢的允许下进入房间,换而言之,这裏是绝对
安全的场所。

  而且隔音也很好哦。

  连鸢笑着坐下,爲坐在面前的安馨摆好茶杯。

  「学妹是想喝红茶还是绿茶?」

  「哦,不好意思。」连鸢打开茶罐子,略带歉意的回头说道,「绿茶已经喝
完了,只有红茶可以吗?」

  「不用这麽客气,学姐。」面对完美偶像超乎寻常的热情,安馨有点坐立难
安,「我不用的,暂时还不渴。」

  「学妹是在嫌弃我的茶叶不好吗?」连鸢故作生气的把红茶斟满杯子,推到
安馨的面前,后者自然是不敢再言拒绝了。

  「不过刚才学姐说有件事要我帮忙,是什麽事情呢?如果我能做到的话,一
定会尽力完成的。」

  安馨说着,喝了一口红茶:「学姐的红茶超好喝呢。」

  「一点小忙而已啦。」

  连鸢伸手打开了桌子的抽屉,从裏面拿出了一个红宝石的胸针:「学妹你看,
我这个胸针上的碎钻不知什麽时候掉了一个,不知道应该补什麽顔色的宝石会更
漂亮,所以想请学妹来帮忙做一下参考。」

  「啊,这种事情学姐的眼光应该是比我更好的。」安馨虽然这样说着,但还
是忍不住把目光投向了连鸢递过来的胸针之上。

  催眠指南的第一步,在被催眠者没有戒心的情况下,尽量集中被催眠者的注
意力。

  「怎麽样,我的胸针好看吧。」

  连鸢慢慢的,在安馨的注意力被胸针吸引的那一刹那,开始按照书中所写的
特殊幅度摇晃胸针,并且借着灯光在宝石切面上的散射,迸发出一道道带有魔性
的光线,再配上连鸢那特别放慢的低沈,而悦耳至极的声线,安馨感觉自己的脑
子裏像是一下子变成了一团浆糊,眼睛虽然还在盯着胸针上那最大的一块红宝石
观看,但走动的意识已然开始凝固,变的僵化。

  「嗯……」

  安馨的回答来的很慢,一双不再扑闪的大眼睛也开始随着视线的长久不变而
出现了眼神涣散的失神情况。

  接下来……是第二步。

  用轻柔的声音搭配上对被催眠人肌肤的接触,由浅至深,配合着言语,要让
被催眠者感觉到舒适感。

  连鸢的手指轻抚过安馨的发丝,口中安抚引导的轻语依旧不停,而抚摸过后,
跟着安馨的表情及眼神在舒服感的包围下,渐渐沈溺。连鸢柔软的指尖随之而下,
掠过安馨的额头、耳廓,耳垂,最后是在她微微张开的嘴唇上稍作停留,连鸢明
显的察觉到,安馨的精神状态正在被自己的温言细语及抚弄所掌控。

  太神奇了吧。就连连鸢这个始作俑者都不禁赞歎起催眠的神奇。

  到最后的最后,是第三步,在语言不断的引导下,开始触碰被催眠者的敏感
部位,确立一个她希望得到的体验,并将体验与控制相结合,让被催眠者自行说
出臣服的关键。

  「很简单,这并不困难。」

  进行到这一步时,连鸢的额头已见细汗。她开始默不作声的鼓励自己,并逐
步的将手指向安馨的脖颈之下移动。

  「听着,安馨,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对吗?」

  「是的,学姐是我最好的朋友。」

  「既然我是你最好的朋友,那你应该信任我,对吧?」

  「是的……」

  轻解衣扣……连鸢从未想过自己在某一天竟会开始猥亵起一个和自己年龄相
差不多的女孩——不过细细看来,安馨也不赖嘛:

  同样是学院的制服,但高三年级和高一是不一样的。看起来很小只的安馨上
半身是粉白色的衬衫,下半身则是刚刚遮住大腿的棕黄色百褶裙,更显青春活力
一些,腿上浅浅的贴着一层黑色的连裤丝袜,是比较薄的那种类型,可以透过袜
子看见少女微微显白的肌肤,在踝部及膝盖处格外的发亮。而最下方的,是一双
高帮的具有个性意味的匡威帆布鞋,就是鞋带,也被女孩刻意换成了紫白两种顔
色的。

  「看来现在一年级对鞋子的种类管理不严啊。」

  连鸢嘴角小小的拉开了一个小恶魔般的弧度:「那就让学姐来帮助学妹矫正
一下错误的着装习惯吧。」

  「想来学妹也会很高兴的吧!」

  看着眼前学妹木然的眼神,那种任人摆弄的表情……连鸢觉得自己有点上瘾
了,有种未知的火焰正在自己的心底迸发出来。

  尤其是当安馨是个很可爱的妹子的时候,今年上高一的她身高才1米41,
看起来像是个未发育完全的初中生一样,乌黑柔顺的长发梳着两个乖巧的马尾辫,
圆圆的脸蛋白白嫩嫩的充满了胶原蛋白,摸上去的手感超好:「就是胸有点平了,
让学姐多帮你揉揉,以后会变大的。」

  笑说着,连鸢探身环抱住了安馨的身子,两只手伸在女孩的身后,迅速的解
开了安馨胸衣的搭扣,当着女孩的面,将她印着小草莓的内衣轻松解下,放在一
边。

  展露在连鸢面前的是两个小小的,差不多一手可握的粉嫩馒头,上面点缀着
两个微微淡粉,几乎无色的桃尖。连鸢坏心思的拿手指在安馨的小豆丁上轻揉慢
捏,再搭配上引导的语言,肉眼可见的,女孩的上半个身子连带着脸庞,都迅速
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绯红色,而那被着重照顾的小小乳尖更是如此,飞快的就在连
鸢的手底下变的微硬而挺拔。

  「学妹很色呐,不知道平时是不是经常自慰啊。」

  连鸢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把手向下探去,撩起裙角,抚摸上了那层触感极好,
入手温润的丝袜。

  「学妹的丝袜都开始湿出来了,而且学妹的警惕心太差啦,如果我是男生,
这麽可爱的小玩具我可不会放过。」

  连鸢笑说着,把裙子撩起,掖放在女孩的腰间,先是透过丝袜及粉红色的内
裤摸了两把女孩微微潮湿的小穴,又拿指尖轻柔的挑开了裤袜与内裤的边沿,眼
前顿时一下子没了阻挡的障碍,一双灵活的手立时好似白蛇一般游蹿进去,贴着
女孩无比美妙的小腹,感受着这极佳手感,来到了那稚气的丘陵,顺着两片微带
湿意的阴唇,準确无比的拿捏住了女孩的命门,那在连鸢的抚弄下,开始迅速充
血昂起的小红豆。

  「啊~ 」

  哪怕是在催眠中,未经人事的安馨还是忍耐不住的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她
此刻的双眼已变的泪眼汪汪,眼含春意,哪怕其中因爲催眠的影响而没有産生任
何多余的情绪,但显然,女孩忠实的肉体已经开始遵守最原始的欲望,开始自发
的探求起人世间最爲至上的快乐。

  「学妹,舒服吗?」

  「啊,啊……舒服,学姐弄的我好舒服……」

  「还想要再来吗?」

  「想要,我想要……」

  「你想要什麽?」

  「嗯~ 说,你想要什麽?」

  「我……」安馨在快乐中变的断断续续的声音开始夹杂起唔哇的语气助词,
连鸢敏感的发现,她站着的两条细腿都在颤抖,娇嫩的身躯上,绯红色也开始变
的愈加红润,染的稚气的女孩满张脸的表情都充满着渴望的呼喊:「我想要~ 想
要~ 」

  但知识贫乏的女孩说不出具体想要的是什麽……她只是一味的索求,且在连
鸢直击灵魂的拨弄下渐渐变成哀求,再然后是哭求……

  泛滥。

  连鸢见到安馨的下半身完全是水淋淋的了,透过内裤和丝袜,一小个水洼正
在通过女孩淅淅沥沥的遗落而积攒。

  「如果搞的太髒等下可不好收拾。小学妹,你可真是个尽会给学姐出难题的
坏女孩。」

  连鸢歎了口气,摇了摇头。再伸出手,把安馨的连裤袜和内裤带着一起扯到
了白嫩嫩的,仿佛刚剥开壳的竹笋一般的大腿处……

  「呀,看起来更色气了呢。」

  安馨的耻丘白白的,一根毛毛都见不到。

  连鸢只能见着那在自己的指尖翻飞的露珠与殷红的小小阴唇和其内不断向外
吐出的蜜汁,而这些蜜汁,正在顺着安馨的大腿滑下,几乎要连成一条淫靡的直
线。

  「来,跟着我说。」

  连鸢温柔的凑上前,安抚般的舔去女孩眼角因爲苦求不得而满溢的泪珠:
「我想要成爲学姐的奴隶,就像此刻期待这种快乐一般,我会坚决服从学姐的一
切指令,只要当我听见学姐说出「幼鸟」之时,无论当时我在做什麽,我都会回
到这个状态。」

  「我……」安馨脸上略微露出了挣扎之色,但随之而来的是连鸢陡然加快的
步伐,连鸢甚至还把安馨的小小乳尖给含进了嘴裏,轻柔的,像是情人一样舔舐,
夹在齿间轻咬。

  这无疑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安馨几乎是哭叫着喊出:「我想要成爲
学姐的奴隶!」

  「我想要成爲学姐的奴隶!」

  她噗通一声,便在极致的快乐中变成了一团失去了骨头的软泥,一张清纯可
爱的小脸此刻却只剩下了高潮过后极致的快乐所残留下来的余韵,她急促的喘息
着,浑身上下散发着发情的气味。

  连鸢慈悲的让女孩休息了一会,等到安馨的呼吸不那麽急促的时候。连鸢试
着发出几个简单的指令,并一一得到执行后,连鸢让女孩坐在一张椅子上,然后
拿出了平时运动时用的跳绳,把女孩的手脚统统绑在了椅子的扶手和靠背上,她
现在的姿态就像是一个侧过来的L,双脚高高翘起,屁股朝外,沾满了蜜汁的小
穴因爲渴望而还在不停的向外吐露,就连那像极了菊花的皱褶,虽还紧闭,但在
这种姿势下,因爲风吹而紧张的不停收缩。

  连鸢想要试验一下书上写的催眠的另一种功能:记忆控制。

  「听着,接下来我只要说出「破笼」,学妹你就会恢複正常,但你不会想着
挣脱眼前的绳索,你只会觉得绳子绑的很紧,你根本没有办法挣扎。」

  至于爲什麽要着重强调这个暗示,连鸢表示自己并没有学过绳缚,所以对自
己绑的是否结实很没信心。

  那麽,接下来就是:

  「破笼。」

  连鸢凑在安馨的耳边,轻轻说出这两个解迷之语。

  几乎是立刻的,女孩的情绪开始回归于她的双眼,她的表情迅速的变化,显
然,之前在催眠中的记忆并没有被忘掉:「学姐,我没想到你会这麽做!快放开
我,你是在犯罪!」

  她激烈的挣扎着,发出大声的喊叫,但很快,安馨发现自己怎麽也挣脱不开
眼前的束缚,而自己过去所敬仰的学姐,在做出如此令自己大跌眼镜的怪事之后,
还只是在自己的身旁淡淡微笑着旁观,安馨感觉自己对整个世界的认识都快要要
被颠覆了:「爲什麽会发生这种事,这种事爲什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强烈的不可置信感甚至让安馨已经自己身处梦中。

  「省省力气吧,学妹。学生会长的办公室可是经过特别处理的,隔音效果很
好。」

  连鸢说着,再一次拂过女孩的嘴唇,乳尖,再然后是……小穴,还有菊穴
……无疑,这一次的抚弄遭到了安馨强烈的反抗,她激烈在捆绑下斗争着,一开
始是哀求,然后是叫骂,最后是威胁和哭泣,但都没有用,因爲连鸢到达了自己
所期待着实验的区域。

  而安馨,此刻不过只是连鸢的一只实验用小白鼠罢了。

  「安了,安了。学妹,我不会做太过分的事,毕竟我也只是女孩子嘛。」

  虽然这句话还是给了安馨了一点虚假的安慰,让她的情绪稍稍平稳,但她还
是委屈的抽泣道:「可是学姐太过分了……我很难受,求求你了,学姐,放我下
来吧,我回去以后一定不会说出去的……诶!等等,学姐你想干什麽,别脱我鞋
子,拜托,拜托!拜托啊!别脱我鞋子,不要!」

  安馨仿佛见到了什麽很恐怖的事情一样,又一次开始激烈挣扎起来,但这一
切都显然只是无用功。

  解开鞋带,然后拖住脚后跟那麽轻轻一拽,完美。

  连鸢看着眼前挣扎不停的黑丝小脚,如贝壳般的脚趾因爲害怕而紧紧收缩。
唔,刚出炉的美脚丫上还有着一股淡淡的热气,细细嗅嗅,没有多重的味道,只
是有股微微的汗味:「学妹的脚丫还不错呦。」

  「等等,学姐,我很怕痒的,求你了!」安馨可以说是哭着说出这句话了,
「求你,别挠我脚心。」

  「啊,是嘛,学妹的脚心很怕痒吗?学姐我其实也很怕痒呢,平时就连自己
都不能碰呢,别人都告诉我自己挠自己根本不会痒痒,可是我挠自己也受不了。
不知道学妹会不会也是这样呢,等等,嘘,别说话哦,学妹,让学姐我自己来得
出实验结果吧。」

  「不!」

  哀嚎声过后,安馨整个身子猛的绷紧,像是一张拉开的弓一样将腰部与小腹
高高拱起,跟着是她止不住的求饶与喊痒声:「天呐!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哈
哈哈哈哈,求你啦,求你啦,好痒,不行,啊啊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学姐,
我快要……快,哈哈哈,哈哈哈,别,喘不过气了!」

  而与之回应的是连鸢毫不留情的在安馨一双美足上反複搔刮的指尖,她对安
馨的反应显然也是很愉快,这一次带给学妹的无痛折磨反馈给了连鸢一种特别的
兴奋感,她对这种会发出笑声的快乐刑罚感到相当满意和愉悦。

  「嗯,学妹的脚心和脚趾缝最怕痒。」

  经过十数分锺的酷刑,连鸢先是用自己尖尖的指甲在安馨的脚底自脚后跟顺
着向前通过脚心,再来到脚趾缝处,一下一下的轻刮,再然后,连鸢则是用指甲
在安馨的脚底各处痒痒肉上开展密集的针对性进攻,随着经过几轮瘙痒攻势的变
化,连鸢发现安馨的脚心处与脚趾缝间是最敏感的,稍稍挑动就可令安馨发出最
爲惨烈的大笑声,整个人都颤动不停,眼裏也尽是忍受不了的恐惧。

  再然后是……

  连鸢一边继续用指甲尖在安馨的双脚脚心处反複横跳着刮搔,时而快速的抠
弄,时而又变作一阵绵密的轻抚,直弄的安馨哭笑不得,恨不能一昏了之,就连
嘴角都因发笑和痒意控制不住,流出一道长长的口水,眼底也因压制不住的大笑
而涌出大量的眼泪。

  而另一边,连鸢把手再次伸向了安馨的蜜谷。这下子两处敏感部位同时受袭
的感觉可不是一加一那麽简单的事,虽然两处地点都是安馨的命根,不管哪一处
被攻击都令安馨感到自己的灵魂都要被这番玩弄给变的奇怪起来,但当两处敏感
点同时被刺激到时,安馨自身甚至无法準确分辨到底是脚心处的痒意更令自己难
受还是小穴处的指奸更叫自己煎熬,更惨烈的是接下去随着连鸢接连不断的在两
处敏感点发起的攻势,安馨可怕的发现自己竟连痒痒和快感都分辨不清了,哪怕
只是被挠脚心,钻脚趾缝,哦,天啊,安馨发现自己的体质正在朝着某个奇怪的
方向坠去,哪怕只是被挠痒……安馨羞耻的发觉自己的小穴竟然也在同时刻嚎叫
着兴奋,而后是更加激烈的引发出身体的情欲,最后……她感觉有股热流顺着自
己再也无法控制的括约肌向外激射而出,转而是学姐脸上的错愕:「学妹,你尿
床了……」

  如果不是再度听见学姐救世主般的说出:「幼鸟。」意识清醒的安馨恐怕会
当场羞愤而死。

  「效果还不错,如果这段经曆都能忘记的话。」

  连鸢帮安馨松绑后,对着安馨下达了忘记催眠之后的记忆的命令,顺便的,
她帮安馨收拾了一下衣着,当然,安馨完全被尿液和淫水浸湿的内裤和连裤袜是
不可能还给她了。连鸢脸微微一红,她把自己的过膝袜及内裤脱下,手把手的帮
陷入催眠状态下的安馨换上了干爽的裤袜,再处理了一下现场,总算大手一挥,
放了这个可怜的小学妹回家。

  「呜……这下子,我应该可以帮阿钰解除催眠了。」

  独自一人陷在学生会长办公室的沙发椅内,连鸢的半个身子深深的埋在了椅
子柔软的皮革之中:「啊……学妹的味道~ 啊……」

  在别无他人的房间裏,连鸢,其他人眼中的完美女神,却无比淫靡的在自己
的鼻子上覆盖着被小学妹的尿水及爱液浸透了的内裤与丝袜,尽情的岔开双腿,
足弓紧绷,可爱娇弱的足趾深深勾起,用自己的双手,快速的揉搓着自己上下的
私密之处,做着那可耻而又无比快乐的自渎行爲……

  「啊……要去了,要去了!」

  随着连鸢在办公室内发出高潮时的绝叫,「叮铃铃」,学院裏的上课铃也响
了,高三学生们的校园生涯已然过半,而在他人眼中的完美女神「连鸢」,在催
眠一道上的旅途却才刚刚开始。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8mm5.com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8mm5.com

大家都在看